唐璧

微云收未尽,残月炯如初

感觉从今天开始镇魂的粮不会断了^O^!

除我以外,你不可有别的神。
   

这句话让我想看天纣这对冷cp了,真的有大大写,太开心了,不过还有和我一样吃这对的嘛?

从B站借过来的银雪和玉子寒视频,这对的粮我吃

《烈火如歌》CP的正确打开方式,银雪×玉自寒《一直很安静》 UP主: 话很多的小姐姐们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21592045?share_medium=android&share_source=more&bbid=0A0702D1-EDBD-4F97-BFF3-EEDC58D9E11F12215infoc&ts=1522844196567

我捏了半天咋一点变化都没有的感觉,我是比较喜欢眉目清冷的啦

【芳华】【陈灿x刘峰】爱的日子里 1

可爱的刘峰

浅野课长:

·大量捏造背景 请勿细究!!
·不是正经文手 有逻辑问题之类的请多包涵
·oocoocooc
·题目乱写的和内容没有什么太大关系(。






 


  陈灿是走到宿舍门口才想起来脖子上少了条毛巾的。


  “这你都能忘啊?”边上的室友已经一只脚踏上了台阶,还不忘回头笑他一句。陈灿飞他一个眼刀,说大惊小怪,我回去拿一趟。


  “就别去了吧,要给人拿走了你不白跑一趟。”


  “毛巾都稀罕,啥人啊?”


  “暗恋你的姑娘呗!”边上经过的朱克随口就来,听得几个室友都笑了起来。


  “别贫,”陈灿嫌弃地一瞥眼,两手插着裤袋走了,“毛主席可说了要提倡勤俭注意节约,我去一趟就回来。”


 


  这会儿正是春末夏初,天刚有些热起来,到了傍晚吹的风倒也还算凉爽。陈灿的步子也就放的慢,假意享受春日的尾声,嘴里还吹着口哨。他的头发还湿,拿手随意往头顶一捋,也是清爽英俊的,他大概也意识得到,便在心中衬着微风莫名地得意起来,把回头找毛巾的麻烦忘却了,当作一件快乐事。


  澡堂自然是安静,和他们出来时的闹哄哄对比鲜明,陈灿的口哨便肆无忌惮地升级成小曲儿,反正也没人听见。他熟门熟路地拐进更衣室,想着进门就能看到毛巾的所在,他印象里那毛巾不是放在椅子上,就是挂在什么柜子的把手上,可却正相反,他什么也没看到。更衣室里湿漉漉的,除了方才男兵们穿衣打闹留下的水渍,什么也没有。陈灿不哼曲儿了,认真的又来回看了看,是真没有,他便纳闷起来,难不成还真有人连用过的毛巾都要顺?那不能吧,他们文工团倒是不缺怪人,可也不至于有这样的抠人吧!


  还真让说对了,陈灿耸耸肩,白跑一趟,不过也就是一条毛巾,丢了就丢了。他正想回去,忽然好像听见澡堂里还有动静。


 


  不是吧,难不成还能捉贼个现行?


 


  他又凑近仔细听了听,原来是水声,大概是太靠里了,他一时没有听清楚。谁啊?这会儿才来洗澡,陈灿禁不住好奇,探头朝里看了一眼。脱离集体队伍的,不是不合群就是有“阴谋”,不合群的人不外乎那几个,他们都知道,没什么意思;可“阴谋”就有趣多了,要是什么小秘密,他这趟可就不算白来了。


  可等陈灿真的看了,想要发现秘密的心思便泄了气——里头偏偏是个最不可能有什么“阴谋”的人。


 


  是刘峰。


 


  起初陈灿还想了想,这个点澡堂的水都凉的差不多了,他怎么才来洗。可下一秒他就在心里骂自己是傻子了,人是活雷锋啊,那必然是不会来跟他们这帮俗人一块儿抢热水的。


 


  我火气好,洗热水凉水都一样。


 


  他仿佛都能在脑子里设想刘峰那老好人的语气,末了还有一个憨实的笑,可真诚,让你心底油然而生一束他脑袋后头闪耀的的崇高思想光芒。但你和这样的人处的久了,也就习惯了他的这种廉价崇高思想,毕竟他一年三百六十五天天天都这样,脑袋后要是真有个灯泡也只怕是早早就烧报废了。哪能怪别人把这当稀松平常啊?


  没劲,陈灿摇摇头,刚想走,却又停住了。


  他再一想,刘峰是真的从来没和他们一块儿洗过澡,他平日里要帮的忙忒多,评了标兵得了,政委更是器重他,给的任务也多,更何况他有天南海北的表彰会要参加,也就是监督女兵们练习(这与陈灿显然无关)和修理舞台上的配件时还能见着他穿件单衣。更多时候,这人就是乐意穿着整套军装,连他们一块儿到游泳池游泳,他也顶多就是过来拿手拨拨水,连外套都不脱!怕是只有和他睡一间房的朱克才想得起这人的手臂是什么形状。


  可现在,刘峰赤条条的站在他的眼前。这会儿没有热水,澡堂里连雾气都没有,只有花洒里落下来的水不断溅在他身上,还显得有几分朦胧。而刘峰显然是没注意到他的动静,认真搓洗着身上的泡沫,他真是永远一副模样,连洗澡都跟捣鼓修理道具似的有板有眼。


  不过这挺新鲜,陈灿才多看了几眼。可这都是男人身体,又有什么可看的?陈灿又在心里嫌弃了,而这一嫌弃,他竟发现自己的眼神像是黏在刘峰身上了似的,想拿也拿不开了……


  他可真白,要像他自己和朱克这帮人,闲着的时候打篮球、骑单车什么的一样也没落下过,热了就干脆裸着个上身,叫夏天给皮肤晒成了麦色,一冬天都捂不回来。大概是总穿着外套,刘峰的肤色和自己比起来就要白的多了,倒也不是说像姑娘那样跟雪似的白,他的胳膊还是比起里头略黑那么一节,但这反倒是更衬得身上白了。他们都知道刘峰的脸白净,可大概是他的相貌过于平凡,也没人在意白不白这件事。


  不光是白,陈灿咽了口唾沫,他知道刘峰的肌肉好,尤其是胸大肌,他常常要托举女兵做跳跃、翻身练习,又要在道具室做活儿,敲敲打打,还要帮各种各样的人搬东西……胸口的形状自然也就愈加饱满起来,他的手臂也可观,你很难想象有着这样朴实相貌的人身上有着这样匀称好看的肌肉。


 


  但比起这,让陈灿更没想象到的是刘峰的腰。他居然有这么细的腰?


 


  姿态饱满的胸肌往下本应搭衬着结实的腹肌,刘峰有,却全然没有填满他的腰身。他的腰很细,怕是那个大姑娘一样漂亮的少俊也没有像刘峰这样细巧的腰身。这让刘峰不高的身形又显得单薄了几分,陈灿不禁憎恨起军装的剪裁来,简直浪费了这样值得欣赏的线条。


  细腰让刘峰的身材看起来又小了一号,陈灿忽的想起初入文工团时他们列队的时候,刘峰就站在他的前面,那时的他看起来有些迟钝,大概体现就是第一次的转圈号令,大家齐刷刷转完之后刘峰却跟慢半拍似的转错了方向,回头对上自己的视线才发现不对,又急匆匆的转回去,还让同列的战友们笑了很久。不过那之后刘峰就没再犯过类似的错,他也就把这件小事给忘得差不多了。可这会儿它忽然从脑海里跳了出来,让陈灿回忆起了从脑海里一闪而过的那个念头——记忆里的刘峰朝着自己,是略微仰头看他的,陈灿就在心里想,好小个啊。现在想想,当时那个窘迫的憨笑着的刘峰倒真是有几分可爱了。


  陈灿是顺着凹陷的线条往下看的,到目光飘到又挺翘起来的部分时,陈灿忽然清醒过来,他在干什么?偷看战友洗澡?还是男战友?还是那个他们的活雷锋好同志刘峰?


  一种强烈的违和感攻击了他,让他有些不知所措,可正当这时刘峰却忽然喊住了他。


 


  “谁啊?”


 


  陈灿还在一片混乱中,差点撒丫子直接跑路了,下一秒他又为自己的下意识行为感到羞愧了,他跑什么呀?!


 


  “哎,是陈灿呀。”


 


  刘峰大概是洗完了,大大咧咧地朝他走过来,陈灿眼神游移着不去看他脖子以下的部分,扯出一个尴尬的笑,一边转移话题,“是、是啊,哎你怎么现在才来洗啊。”


  “刚才有事儿呗,反正我洗冷水热水都一样。你怎么又回来了?”


  “哦我,呃,我,”陈灿这才想起什么似的,“我来找毛巾!我给毛巾落这儿了,不过我看了一圈没见着,估计被人拿走了或者扔了吧……”


  他说话这会儿刘峰已经把底裤和背心穿上了,陈灿松了口气,正打算撂句我先走了就溜,话还没出口就被刘峰打断了,“我就知道是来找东西的,那毛巾是你的啊,我刚看见给收柜子里了,想着万一有人来找…”他探身从柜子里掏出叠的方方正正的毛巾,“给,下回别忘了啊。”


  陈灿木讷地接过毛巾,点头说着嗯嗯嗯,发现刘峰一边扣着衬衫扣子一边盯着他看,看了一会儿还突然笑了起来。他单眼皮,笑起来眼睛就眯成细细一条,让陈灿仿佛回到新兵列队的那一天,面前站着转错方向的刘峰,也正对着他笑。


  “……怎么了?”陈灿感觉自己心跳的有点厉害。


  “这条毛巾很珍贵吗?你怎么脸都急红了。”


  “啊?”陈灿下意识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脸,“没…哦,可能我跑过来的,给热的。”


  “这样啊。”刘峰合上柜门,手臂夹着脸盆就往外走,“你说你刚洗完澡,这一跑要是出汗了澡不白洗了,下回还是注意别丢三落四了的吧。”


  陈灿跟着他,心思不在这上面,随口应着,他想起朱克方才调侃他“毛巾要叫暗恋他的女孩子拿走了”,脑子里却满是刘峰细细的腰和沾着水珠的身子。他的目光不禁又落在刘峰的后脖子上了,还有些湿漉漉的后发黏在从衬衫领子伸出来的一截皮肤上,一黑一白,竟叫人挪不开眼。


 


  真的假的。陈灿按在自己狂跳的心口上,不会吧。


 


  夏天真的来了。









待续。




文中列队转错方向梗来源的gif图

这个,好有感觉呀

放开秀man让我来:

天哪,这个剪得完全棒啊!我的巍澜啊!

急吼吼要反攻的赵云澜2333333333

【巍澜】如果的事(八)

放开秀man让我来:

ooc师生play,生日礼物。


如果的事(一) 如果的事(二) 如果的事(三) 如果的事(四)


如果的事(五) 如果的事(六) 如果的事(七)






18周岁属正式成年人,可以担当一切社会责任,并能够为自己的一切行为负责!


——————————————————————————


沈巍没有跟赵云澜说,明天就是他的十八岁生日。他从未过过生日,也从未收到过任何生日祝福和礼物。在他的记忆里,生日这天和平时没有什么区别。只是他会在零点的时候,默默对自己说句生日快乐,虽然,他并不认为来到这个世界上是一件值得庆祝的事情,直到遇见赵云澜。不顾一切奔向他,就是沈巍现在所做的事,而奔到他面前的时候,他却停下了,有些想退缩,有些害怕,有些难过。直到靠近了才担心赵云澜会不会拒绝他,拒绝了要怎么办?远远看着还是回到原来那种坠入泥沼的生活?回不去了,做不到。


 


“等你十八岁了,我们在一起吧。”




老天好像把欠他的十几年的生日礼物团成了一个赵云澜,砸在他面前。


砸得他有点儿晕,两腿一软,跌进赵云澜怀里。


赵云澜伸手在沈巍脑门上摸了一下,不烫。沈巍就着这个姿势搂住赵云澜。


 


“我明天过生日。”


 


赵云澜:???明天是你生日?


 


“恩,十八岁生日。”沈巍眨眨眼,笑容如沐春风。


赵云澜一时有些意乱,沈巍这样笑,太犯规。


 


“所以你就犯罪了?”中午跟赵云澜在教工食堂一起打饭的大庆听闻了赵云澜昨日外加今天一早的事迹,不痛不痒地冒了一句。


“滚。”


“看不出来,挺有原则哈?你俩真要在一块儿啊?你家老太太那怎么交代啊?”


“还没呢。”


 


赵云澜正寻思着要送沈巍什么生日礼物。


数学课一下,几个人就围着沈巍问题,赵云澜从隔壁班转悠到班级后门,把小郭喊了过来,:“你们平时跟沈巍玩儿些什么呀?”


小郭一脸哭相:“赵老师,我们很久没有玩儿过了,每天都在做卷子。”


“好好说话!”


“没见沈巍对什么感兴趣的,喜欢画画吧,画本不是已经被你没收了吗?”


“……除了这个呢?”


“他比较爱做题。”


 


赵云澜:……


 


赵云澜今天一天过得都很像倒计时。晚自习结束,他收拾了东西,学校里人都走空了,他老远就看见沈巍在教学楼楼下的花坛边站着。冬日的夜晚尽是枯木凉风,但沈巍像一株春日里的香樟,味苦,性温。


下午,他给沈巍发了信息,让他晚自习下了等他一起走。


 


“你先坐。”


赵云澜进屋之后就开始拾掇起来。赵云澜把横在沙发上的衣服一股脑给抱起来,丢到了阳台上的洗衣机上。中午只匆匆地买了蛋糕回来,没来得及收拾。


 


1、8两个数字组成的蜡烛点亮,赵云澜关了灯。


当这种电视剧里才见到的温情生日场景发生在沈巍身上的时候,他有点儿哭笑不得。吹灭蜡烛以后,屋里陷入黑暗。


 


“沈巍,生日快乐。”


赵云澜的声音就在耳边,隔得这么近。


这次不是自己对自己说。这次也不用在意是不是零点。


 


渐渐适应了黑暗环境,赵云澜起身去开灯:“生日礼物在桌上。”赵云澜还没说完,被沈巍从身后抱住。


沈巍的头发蹭着赵云澜的脖颈,有些痒。像猫用毛茸茸的脑袋蹭着手心。


赵云澜没有按亮灯,他转过身拥着沈巍,黑暗里,呼吸声被放大,不知道是谁先吻的谁,心跳到了嗓子眼。


十八岁,可以担当一切社会责任,并能够为自己的一切行为负责。


成人礼是一个吻。


 


沈巍拆开礼物的包装纸,五年高考三年模拟的几个大字跳出来,拜小郭所赐,赵云澜给他买了一套加强版。赵云澜一副班主任嘴脸:“你这成绩,最难的是保持,二模、三模可别掉了。”


 


此时,小郭在家里打了个寒颤|||



拔叔的茶杯:

#收到赵魏大苏签名的海上牧云记啦!

*赵魏俩字儿和宣言堪称精分现场hahahah